X

太阳城开户网/阅读

我期待自己和花朵一样笃定地开放,不用声张

标签: 自我成长
  • xueqi
  • 阅读:578 文章:133 篇 评论:0 条
编辑:xueqi 发布时间:2 月前

孤独有时,欢愉有时。方兴未艾,来日方长。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 | 椿恋 ?图片 | 老九

我们一直都是讲故事,读故事的人,我们要继续这样做,让那些看似平凡的人,讲出她生命中无法平凡的事,让那些不太平凡的人,讲出她心里最为寻常的话。

椿恋,一位经营着书店、花店、咖啡店的姑娘,一度隐居故乡山村,为了一次向心中导语靠近的尝试,而再次进入城市,先是盲目地被席卷其中,奋力抽身,隔山观望,然后循着心中逐渐建立的线索,重又进入,这便是一个人的旅程。

1

山里下了一场雨,烟雾缭绕,雨后的空气别提有多好。清晨起来,站在窗台边看吵闹的马路,想象着在不远的几天里,春天就会像洪水猛兽一样袭来,漫山遍野,草长莺飞,所有的春花都热热烈烈、欢欢喜喜地开放,所有的人都怀着仿佛第一次看见花开的心情……一年过去了,一年又来。

我起床梳洗整理,开始周而复始这一天天的生活。偶尔试图走入熙熙攘攘的人群,掩盖我滔滔不绝的沉默。

去年五月,我再一次离开山里的家乡。

那一天,阴雨绵绵,气压很低,天空黯淡无光,空气潮湿,隐约带着一丝寒意。我缩紧脖子,坐在去机场的巴士上,看着抹开氤氲的车窗外光怪陆离。而我身旁放置的依旧是那个陪伴多年的行李箱,箱子上布满了每一趟来来回回的航班条形码,以及在行李传送带上摩擦的划痕,一道一道,如同时间留下的遗迹。我不算是一个活得明白清醒的人,在跌跌撞撞的生活里,一直还没有摸索出一条能够妥善安置自己的路。

2

时间看似柔软绵长,却渐次碾碎了所有温柔的梦。我也曾是个坚韧倔强的女子,强烈地需要来自外界的认证。
三岁那年,妹妹出生,我被送到奶奶家和她一起生活。由于先天性左眼弱视,我的右眼被一层厚厚的黑色棉布覆盖住,用来强行治疗左眼。于是除了夜晚睡眠以外的时间,我都必须戴着那个黑黑的眼罩。小孩子们唤我“独眼人”,他们常在远处嬉笑着,和我玩耍的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也因此几乎没有参与过任何兴趣班和团体活动,我总是一个人待在角落里,凭借弱视的左眼用力想看清这个模糊的世界。

父亲偶尔来看我,会拿一些钱给奶奶,逢年过节,会把我接回家和他们一起团聚,之后又送回奶奶家。就这样反反复复。懂事之后,我常常“羡慕”那些能够对自己的父亲撒娇哭闹的同龄人,这像是女孩与生俱来的天性,而我的却丧失得无影无踪。我无法理解同龄人与父母间的亲昵,我从没挽过父亲的手臂,也没有拥抱过母亲。

关于童年,这是仅剩的记忆。

中学,我离开家独自生活,对陌生环境有莫名而强烈的依赖和信任。这种感觉既疏离又需要。那时走遍大小书店都想要找到的一本书,是卡鲁亚克的《在路上》,那时最迷恋诗人兰波的一句诗是“生活在别处”,那时的梦想是像三毛一样,一个人流浪到世界的尽头……

2009年,我大学毕业。11月7号,立冬,我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到了北京。干枯的树枝,灰白的天空,凝滞的污染空气,使人鼻塞,喉痛,头昏脑涨——这是我的身体对这座城市最初的印象。为了在这座城市里生存,我和所有“北漂”的人没什么区别——租十几平方米的隔断间,中介会突然通知你第二天必须搬家,挤水泄不通的地铁,常常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躲进便利店吃一碗关东煮就打发了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面对着陌生的人群,任何角落你都闻不见自己的气息。是的,灵魂仍然无家可归,每个人都在试图寻找自己想要的。

我迫切地想要一个自己的家,可以不用再搬来搬去,这是成人后第一次有这样强烈的心愿。

3

2012年,我恋爱了,和一个异地的男子,于是结束四年北漂生活来到他所在的城市。对任何事情,我都抱有一种天真的“无畏”态度,跟随着它,不知道能走向何处,但一点也不害怕。面对远方,没有告别与送行。

我渴望在异性身上寻求依赖,但同时又很难建立起彼此的信任,只能对他不断提出要求,一点一点满足自己内心的不安全感。但越是索取就越是匮乏,另一种恐惧与控制,在心里悄悄地生长着。每每出现争执,我理所当然地站在高处,认为是我做出了牺牲来到他的城市,挑剔、埋怨、失去平衡,令我们的战争不断升级。

撒娇、柔媚以及示弱,这些似乎该自然出现在一个女子身上的姿态,我一样也不会。反而擅长用“冷战”来对抗,常常一走了之。再后来,“逃跑”成了我的关键词。他越来越无法忍受,每一次找到我都像一只受伤的野兽般对我咆哮。

无可避免,我们分开了。

我再次拖着行李搬离了那个两个人的地方,被迫重新开始一个人的生活。

然后那一年的冬天,我陷入了抑郁症。

无法信任任何人,每天都把自己关在密闭的空间里不敢出门,整夜不能入睡……

我不知道如何求救,除了不停地哭泣,仿佛也失去了保护自己的力量。安全感脆弱得如同一张破纸片,轻轻一吹就化成灰。

辞职,不停更换城市,不停搬家……经过一整年的药物治疗,才渐渐恢复如常。

4

回想二十几岁的漂泊,我似乎没有任何约束——逃离过五座城市,谈了三段恋爱,换了四份工作。无论到哪个城市,人们都像草芥一样在风雪里翻卷,霓虹乱眼,灯火通亮,车水马龙。城市不像城市,像座灰蒙蒙的戏台,耷拉着幕布。我没有听到想听的台词,也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剧情。记忆中的地方,我一次都没有真正地抵达过它。

是的,就这样一次次地走在陌生的城市,走长长的路,没有起点,没有终点,从不知道哪儿是“家”,也从未“找”到另一个人给我的一个家。

幸而,这些漫长的弯路,我也一个人走了过来,逐渐从一个思想坚固的困兽变得温和平凡。一路上,那么多的谬误、幻灭、暴戾、偏执与悲伤,真实如血,所谓青春,理应如此。

有人说这一大段弯路,是一种任性的挥霍,我也明白,但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他的必经之路。而这个过程所带来的体验,令我有机会做更深入地自我探索,心底便渐渐有了可以抵御孤独的力量。

我和我的经历,像是一点点的消除与看见,像是在黑暗里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出口,在那儿彼此对话和成长。而那个出口就像是自己的心,它会清楚地告诉你,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

“一个人”所指的,不是一个生存状态,而是,一个心理身份。

5

去年五月再一次上路,我惊讶于自己这种随时开始的能力,且少了以前的恐惧,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我们都在努力适应、努力满足世界对我们的期待,可是亲爱的,你在寻找的那些东西,你有没有在安安静静的午夜或清清白白的黎明里问问自己,那些真的重要吗?如果我们无法自给自足,那么任何事物都是无法满足我们的。只有对于今天和当下体会得更加真实,我才能更切实际地感受到琐碎和忙碌带来的意义。

现在想来,造物者自有它的神来之笔。

拔出野草,可以为植物带来滋养。也就是说,拔出野草,把它埋进植物四周的土壤,就可以成为植物的养分。所以,哪怕碰到困难,也不必害怕,走下去。痛苦和你本是连体,无法根除,那么如果你吸取它的养料,它会渐渐消瘦,你则渐渐丰实。

一个人经过不同程度的历练,就会获得不同程度的修养和领悟,好比香料,捣得越碎,磨得越细,香气便越浓烈。

你瞧,时间的确是一把双刃剑,碾碎亦可以温情。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在经历之后,你已经不会介意它的好与坏。

久而久之,它被岁月碾得很干净,被时光过滤得很彻底。到最后你就已经想不起来,它曾经是不是那么强烈地触动过你,或许只记得最开始它在你眼里烙下的温柔的痕。

进入九月,我所在的南方城市没有一点秋意,我依旧被包裹在似乎不分四季的奢侈的阳光里。我的工作是在一家以“女性成长”为主题的生活空间里做品牌内容编辑,环绕在我身边的有鲜花、咖啡以及书籍,这就是我的当下。

因为从事这个职业,常常会听到我这个狭隘的生命之外很多平凡真实的故事。当大家和盘托出自己的故事时,那种直白的真诚和信赖,总让我时时确信自己走在了想要走的路上——无论这个世界要求我们将自己伪装成什么样子,总有一些时候我们可以不羞于直面自己最柔软真实的内在,用最坦白和简单的方式将它表达出来。

无数个早晨,站在窗前,阳光打在脸上,草是绿的,天是蓝的,我期待自己和花朵一样笃定地开放,不用声张,只是去完成这一天要去做的,怀着一朵花盛开那般的雀跃——我想如果这样生活,就是美好的。

孤独有时,欢愉有时。
方兴未艾,来日方长。


椿恋

武夷山姑娘,在山里生长,与自然有天生联结,
爱潇潇洒洒的自由,也爱扎扎实实的生活,
禾田书房品牌策划。

 

 

0条评论
搜索 TOP
网站地图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网登入 网上娱乐博彩登入 澳门最大的博彩集团登入
太阳城集团娱乐网 太阳城代理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聚星娱乐 AB亚洲馆官方直营网登入 大世界娱乐在线开户 澳门威尼斯注册送红包
永利开户官方网站登入 ag真人娱乐注册登入 亚洲第一线上博彩平台登入 银河官网安全上网导航登入
皇冠现金直营开户登入 bet365博彩集团登入 银河赌场直营登入 银河网址开户登入
538PT.COM 5555XSB.COM 589sj.com 188TGP.COM 1113889.COM
983XTD.COM 191tt.com 206SUN.COM 178sunbet.com XSB158.COM
1112934.COM 998XTD.COM 985sunbet.com 77sbsun.com 987cw.com
S6181.COM S6181.COM 687jbs.com rq138.com 165sun.com